• 資訊
  • News
  • 行業資訊
  • IndustryNews
  • 后疫情時代,人工智能的紅與黑

    行業資訊 | 時間: 2020-05-29 | 網易 | 編譯:Eunice|瀏覽量:450

     
      01

      資本裹挾下的AI
     
      在17世紀,有一類人最受歡迎,那就是以想象力著稱的荷蘭人。
     
      尤其是巔峰時期,就是他們,想出了世界上25%的主要發明。
     
      值得一提的,是其中兩項最重要的發明。
     
      第一個,是獨一無二的優良船只,可以把他們帶到世界各地。
     
      這樣就可以憑借從歐洲所有戰斗中獲得的軍事技能,在世界各地收集大量財富。
     
      第二個,則是推動了這些發展的資本主義。荷蘭人的背后,依然是無數的財閥家族所操縱,也就是說,任你再聰明,也是工具人。
     
      這也就告訴我們,光有想象力、創造力還不夠,個人也好,企業也好,要想在行業實現長久的生命力,必須要找到合適的盈利方式。
     
      就像每個新生事物一樣,人工智能從誕生以來,面臨的爭議就不斷。
     
      公開資料顯示,從2012年開始,在資本的推動下,國內人工智能行業開始了一波創業潮。
     
      然而,伴隨著資本的退潮,這些人工智能公司,依舊要面臨通過大規模應用實現盈利的現實問題。
     
      市場情況依然不容樂觀,據IT桔子統計,2019年前四個月,AI行業資本交易量下降,平均單筆交易融資額1.07億,相較于2018年1.8億的平均單筆融資金額,近乎腰斬。
     
      伴隨融資不到的窘境,還是企業都處在窘境。在2018年全年,就有將近90%的人工智能公司處于虧損狀態。
     
      根據《北京人工智能產業發展白皮書(2018)》對國內AI創業公司數量和投資的統計數據顯示,截止2018年底,全國人工智能企業4040家,但其中拿到風險投資的公司僅占總數的30%,有70%的公司沒有拿到融資,倒閉清算只是時間問題。
     
      諸多打著人工智能旗號,企圖開辟另一市場賽道的應用,因為疫情,反而使本就燒錢補貼的,變得更加雪上加霜。
     
      比如早就宣布人工智能業務的Uber,在疫情期間宣布大裁員,裁員人數則達到3000,也是在同個月內二次裁員,兩次裁員人數共6700名,超過Uber員工總數的20%。
     
      有媒體稱,這一裁員,也將為Uber節省超過10億美元的固定成本。
     
      不光是疫情阻斷人們出行,導致Uber的訂單量驟降,營收同樣大幅下降,此外,一直強調人工智能的Uber,到如今,也并未看到商業化的增長潛力。
     
      甚至,Uber還將主營業務從網約車更改為了外賣送餐服務。
     
      當然,在大環境下,Uber不是唯一一家艱難掙扎的技術公司,更多的美國硅谷科技創業公司都受到了明顯沖擊:
     
      其中就比如,通用汽車旗下的自動駕駛子公司Cruise近日宣布裁員160人,裁員比例約在8%;
     
      北美另一家網約車公司Lyft裁掉了約17%的員工,增加了休假時間并降低了薪水,一家卡車自動駕駛創業公司Starsky Robotics更因為資金耗盡和融資失敗直接倒閉。
     
      出行自然是受疫情影響較大的行業。在疫情前期,由于無法實現線下互動,在傳統領域,AI的應用場景也會進一步受到局限。

     
     
      02

      人工智能的利與弊
     
      面臨生死邊緣,如何讓更多的AI技術更快落地,是行業的關注重點。
     
      如今的AI,也在不斷強調與醫療、教育、物流等產業企業的合作,覆蓋更多領域,擴大AI應用場景。
     
      在這次的疫情,人工智能也帶來較大的幫助。
     
      2月4日,工信部發布了《充分發揮人工智能賦能效用 協力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倡議書》,其中號召盡快利用AI技術補齊疫情管控技術短板,充分挖掘AI技術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診療以及疫情防控的應用場景。
     
      這也是歷史上第一篇將AI技術與抗擊疫情結合在一起的政府倡議。
     
      此次突發疫情下,人工智能技術在有數據積累的場景能快速落地,例如疫情監測分析、藥品研發、醫療救治、人員物資管控、后勤保障等。
     
      AI的確幫助了不少人與事。小到人們的衣食住行,《時代》周刊3月中旬報道稱,疫情期間,是多達300萬配送員幫助中國保持了運轉。
     
      大到影響消費系統。《哈佛商業評論》就不吝贊美,稱在疫情中,中國城市展現出的非凡韌性與兩個因素相關。
     
      一是數字驅動的交付(遞送)系統,二是消費者對于線上世界的諳熟和習慣,而相比之下,歐美在這兩方面都相距甚遠。
     
      然而,在涉及到真刀實槍的應用過程中,依然能看出人工智能還是存在不少缺陷:
     
      首先,是大數據儲備依舊不夠。因為過往沒有類似的場景實踐,數據積累不足,而導致很多針對病例的判斷失誤,出現不準確的情況。
     
      比如病毒傳播擴散途徑檢測、病毒溯源等,由于缺少數據,人工智能技術還不能給出準確的解決方案。
     
      其余,在應用上還存在產品質量問題頻發、智能程度不足等問題。
     
      由于開發周期短、技術實力和成本等原因,在企業提供抗疫的人工智能產品服務當中,產品同質化嚴重,且產品質量良莠不齊。
     
      在一套新的規則建立了新的世界秩序之后,通常會有一個和平和繁榮的時期。
     
      就像在17世紀后期,由于生產力逐漸下滑以及此前過度擴張,荷蘭開始顯示出了衰退的一面,不斷失去競爭力,最終,科技帝國的title,也終被后來誕生工業革命的英國、美國奪去。
     
      同樣的思維看AI,早些年由于資本的狂熱加入,不少蹭著AI旗號的公司投機進入,導致行業良莠不齊。
     
      而這一次疫情,其實也是一次行業洗牌的機會,不同于傳統行業,疫情對于AI公司可以說是危中有機,從資本,到技術,都在殘酷衡量一家AI公司是否有真實力。
     
      優勝劣汰,一場疫情也決定了公司的發展。
     
      03

      后疫情時代,人工智能的展望
     
      實際上,人類的創造性,已被證明是解決問題和創造進步的最大力量。
     
      理想主義者認為,由于世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富裕,如果人們能夠共同努力,把整個蛋糕做得盡可能大,并把它分好,一切還是能夠按照人們所期待的方向發展。
     
      放到人工智能行業,人們的期待也是如此。
     
      早些年,人工智能得到人們看好,原因無外乎幾點。
     
      首先,往小了說,是提高公司的效率、生產率,往大了說,若實現規模化,甚至能夠決定一家企業的盈利方式。
     
      其次,也是得益于概念比較新,對于人們來說,AI代表著未來,能夠替換人類一些無價值的工作,也代表了產業的共同趨勢。
     
      未來總是豐滿的,那么AI無疑于一種期待。
     
      在國內,人工智能已上升為國家戰略。《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》提出,“到2030年,使中國成為世界主要人工智能創新中心”,預計到2025年人工智能應用市場總值將達1270億美元。
     
      但眾所周知,落地,一直是人工智能的關鍵。
     
      在人工智能的下半場,如果AI技術不能落地,那就意味著這家公司落入淘汰的邊緣。
     
      市面上大部分的AI公司在商業化方面幾乎都遇到了大規模應用的問題,比如應用場景不足、采購方不信任等等,別說規模化了,因為各種自然或人為因素,連基本的落地都很難實現。
     
      這也就導致了,就算是頭部的獨角獸AI公司,也會遇到類似的問題,畢竟,預算有限,資本的耐心有限,但創新甚至是顛覆性技術的出現,總需要時間。
     
      沙利文公司發布的《2019中美人工智能產業及廠商評估 》中數據顯示,2013年至2018 年,中國AI領域投資熱度遠高于美國,投資額從2015年開始超過美國,但是到了2019年,中國在AI領域的投資額與投資筆數大幅下跌。
     
      不過樂觀來想,其實我們正處于第三次工業革命階段,關鍵詞則是AI、大數據、云計算等概念,而這些也正是國內很多頭部互聯網平臺正在探索與追求的課題。
     
      這次疫情就已經很好的體現。AI公司不再是以往的旁觀者,而是出演關鍵角色,提高抗疫戰爭的整體效率。
     
      更多的AI平臺公司開始投入抗疫戰場。各大AI公司、云計算廠商,正在快速調用AI能力開發相關產品,并且免費投入到抗疫戰場,除了幾家頭部企業參與,還有很多中小企業加入,進入AI防疫抗疫的2.0階段。
     
      最近,騰訊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總裁湯道生還對外宣布,騰訊未來五年將投入5000億,用于AI新基建的進一步布局。
     
      另一邊,阿里也計劃砸2000億加碼云操作系統、服務器、芯片等數字新基建技術。
     
      京東也推出助力政企數字化轉型的“京東新動能計劃”,輸出智能中臺、智能采購和智能協同辦公平臺三大技術服務產品。
     
      很多AI技術雖然目前還未廣泛普及,但不妨礙我們的想象與期待。
     
      總之,整個行業的變數還有很多,疫情過去之后,AI又會如何發展,我們拭目以待。









    聲明:凡資訊來源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,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,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,也不代表本網站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您若對該文章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立即與中國機器人網(www.hnqjg.com)聯系,本網站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。

    電話:021-39553798-8007

    相關閱讀:

    熱門資訊

    • 【報名開啟】第六屆恰佩克獎頒獎典禮將...
    • 初評入圍名單揭曉,超170家企業入圍第六...
    • 從車間走到服務,美國40年的機器人發展...
    • 機器人戰“疫”,碧桂園傳遞了什么?
    • 后疫情時代,汽車行業需求將回暖,機器...
    • 工業機器人產業提速,千億市場蓄勢待發
    • 技能人員水平評價由誰認定?李克強稱這...
    • 【盛會】機器人“半壁江山”齊聚蕪湖 共...
    • 機器人賦能產業,智贏未來!2019年第九...
    • 工業上機器換人帶來的失業問題如何看待...
    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