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資訊
  • News
  • 行業資訊
  • IndustryNews
  • 李白很生氣:人工智能會寫詩?

    行業資訊 | 時間: 2020-06-04 | 中國機器人網 隗寧 | 編譯:阿芬|瀏覽量:98

      200多年以前,一個名叫皮埃爾·賈奎特·道茲的鐘表匠,發明了一臺名叫“筆者”的機械玩偶,這是世界上第一個具有自動書寫動作裝置的發條機器人。賦予機器浪漫想象的夢就此開始。
     

     
      200多年以后的今天,無數更為專業的寫作工具層出不窮,能稱為寫作機器人的數不勝數。但它們能否代替人類進行思考、編譯工作,依舊存在無數爭議。
     
      一、創作新聞的寫作機器人
     
      如今風頭最盛的寫作機器人名為Giiso,由深圳市智搜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推出,最初目的是作為AI輔助工具。
     

     
      生產Giiso的這家公司成立于2013年,致力于“讓寫作更簡單”的目標,獲得清華科研團隊,以智能語義、知識圖譜、深度學習等技術基礎,推出行業寫作解決方案,廣泛應用于媒體、金融、汽車、營銷公關等領域,已獲得無數機構參股投資。
     
      這樣一個沒有實物的機器人,為什么能受到如此青睞?一方面原因是該產品是完全自主研發的產品,獲得多項發明專利和著作權,最吸引人的,還是其智能語義的識別度達到了92.67%,屬中文領域同類方法中最高。
      所以到了2019年9月,Giiso寫作機器人全面升級,進入選、寫、改、編、發全流程智能化階段,人機協作“技能”再提升,機器人寫作再掀熱潮。
     
      讓我們看一下以“機器人”為詞條,Giiso寫出了什么。
     

     
      二、寫作機器人,寫作還得靠真人
     
      正如圖中展示的那樣,智能寫作機器人首先創作的就是新聞稿件。
     
      目前,AI寫作主要用于新聞領域,并且只能創作出常規新聞。
     

     
      最重要的一點是,寫作機器人寫的常規新聞看起來不錯,語言流暢,緊跟時事,但是,這完全依托于前方記者提供的大量信息以及平臺收集整理的信息,而Giiso的主要工作,其實是將信息匯總再加工。
     
      這也就解釋了為什么寫作機器人名聲很大,但卻極少有媒體使用,為什么已經發展了這么多年,卻從未得以普及。
     
      所以作為編輯工作者,新聞從業者,可以足夠放心,人工智能遠沒有達到取代記者、專家的階段。
     
      三、機器人寫詩,離我們還有多遠
     
      知乎專欄作者蕭瑟在《當AI邂逅藝術:機器寫詩綜述》一文中,認為機器詩歌生成的工作,起始于20世紀70年代。
     
      但在計算機誕生之前,就有好事者弄了個詩歌詞語轉盤,轉到哪個詞就記錄下來,然后連起來形成一首“詩”。這種詩自然會出現類似“蘋果吃姑娘,殘紅殺馬特”,邏輯不通,不倫不類的句子。當然,也可能偶然搞出“小編寫了個好新聞”這樣的佳句。
     
      這個套路叫做“word salad”——把各種詞語像沙拉一樣拌在一起,在有了計算機后,被引入進去,成為早期的機器詩歌生成方法。
     
      隨著深度學習技術的發展,造詩機器人迎來了春天。基于RNN語言模型的方法,將詩歌的整體內容,作為訓練語料送給RNN語言模型進行訓練。訓練完成后,先給定一些初始內容,然后就可以按照語言模型輸出的概率分布進行采樣得到下一個詞,不斷重復這個過程就產生完整的詩歌。
     
      還記得幾年前機器人寫的詩嗎?
      現如今,機器詩人小冰早已出版詩集《陽光失了玻璃窗》。九歌、稻香老農等作詩機器人已經得到承認與實戰應用。“谷臻小簡”,一個能以閃電般速度讀完幾百萬字并理解情緒的人工智能文學編輯,已經年年提名重要的AI閱讀榜。小說家已經與機器寫手展開深度學習的合作,陳楸帆與AI合寫的短篇小說《恐懼機器》已經發表。甚至在抄襲的案件中,法院維護了機器人的著作權。這在一定程度上承認了,機器人作為作者,同人一樣,也享受法律的保護。
     

     
      華師大教授胡曉明先生說過,中國詩歌,很多都有套路可尋,如果根據人工智能獲得的大數據及其變量,同時根據機器的自行參悟,從邏輯上說,在風格變化上,不難超過人類。
     
      按照這樣的說法, 機器人寫詩和機器人寫新聞是一樣的,由科學家設定程序,仍舊需要專業的人員輸入相關詞語和語法規則,對機器人進行詩歌“教育”。
     
      四、小結
     
      縱觀目前的寫作機器人市場,大部分以應用型文章寫作為主,更像是一種編程機器人,輸入一些指令,得到一些結果。說他們真正具有思考的能力和邏輯,在未來的幾年依舊是不合理的。
     
      寫作機器人擁有的思路是人類給予的,而真正的人類,其思想完全可以用天馬行空來形容,人類的文學叫做“創作”,機器人卻只能在有限的庫存里編碼有限的詞句,因而只能稱之為“制作”。
     
      李白先生其實沒必要生氣,人工智能可以寫詩,但是人類可以創造詩。

    聲明:凡資訊來源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,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,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,也不代表本網站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您若對該文章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立即與中國機器人網(www.hnqjg.com)聯系,本網站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。

    電話:021-39553798-8007

    相關閱讀:

    熱門資訊

    • 初評入圍名單揭曉,超170家企業入圍第六...
    • 從車間走到服務,美國40年的機器人發展...
    • 機器人戰“疫”,碧桂園傳遞了什么?
    • 后疫情時代,汽車行業需求將回暖,機器...
    • 工業機器人產業提速,千億市場蓄勢待發
    • 技能人員水平評價由誰認定?李克強稱這...
    • 【盛會】機器人“半壁江山”齊聚蕪湖 共...
    • 機器人賦能產業,智贏未來!2019年第九...
    • 工業上機器換人帶來的失業問題如何看待...
    • 政策助推下,國際科技巨頭紛紛下注中國...
    ?